首页 > 书香美茶,清心健康 > 人性之殇,青春《芳华》

人性之殇,青春《芳华》

时间:2018-05-16 07:04:27

芳华关键字:青春、爱情、事业、社会。

青春电影的英文名就叫《youth》,就可以翻译成《青春》,讲述的就是那个时代的,青春芳华。

在那个青春洋溢的时代,挥洒汗水的地理纬度,从文工团、伐木场到战场和野战医院救护班;身份从舞蹈演员、小号手、活雷锋到战斗英雄、救护员和最后的图书贩子与小说作家。

我们的视线从唯美又满富时代感的艺术舞台,不断转向到血腥残酷的越战战场和80年代末商海从上到下的浮沉大小人物,我们的主人翁们,经历了人生一次又一次的变迁,也不断牵动了我们的每一根感性或理性的神经,也深深的为他们的每一次人生抉择捏了一把汗。

图注:原海报上的国庆上映,在此时显得格外"扎眼"。

爱情。刘峰和穗子以及小萍对爱情的无私付出,以及对金钱,地位和名利的淡泊,可谓是真善美最平实的展现,可他们收获的结果,却令人无比痛心和叹息。

事业小萍在一片草地上,穿着精神病服完成了自己最为身心合一的一次完整演出;做了战斗英雄的刘勤最终穷困潦倒还受到百般凌辱;穗子,同时具有文工团和战场救护员经历的作者严歌苓的一个代言角色(剧中战地部分角色是类似记者身份),她对爱情的付出,在战场上的见闻,以及她对文工团的热情和忠诚,包括对大家离开文工团种种举措的惊讶和不解,但最终大家只得各奔东西,她是一个完整的视角。

图示:穗子是作者严歌岑在剧中的一个时代视角代言

社会。无论是对弱小的欺凌,干部子弟(二代)的自豪感和优越感,领导干部对一个人一生命运的“一句话”的影响,在这部电影中,都通过每个人物的际遇来直接表现一个时代的独有的特点乃至至今还有的影响。

《芳华》开头,导演和摄像充分通过技术和激情演绎了舞蹈的“美”。这一段可以说是银幕的二维限制,展现了舞蹈丰富的层次感,美丽的肢体语言美和眼神与身体和情感丰富的融合,让人大叹惊艳和有大饱眼福与赏心悦目之感!

注: 以下有部分总结性剧透

出身背景贫弱,性格内敛但倔强的何小萍,在家中就受尽欺辱委屈,到了文工团依旧被以干部子弟为首的宿舍同事们各种欺负和孤立乃至看不起和嘲笑。甚至这种“欺凌”带到了工作之中,一个真实善良的女孩子,因为才华横溢而被破格选到文工团,本以为丑小鸭插上仙羽变成了白天鹅,没想到来到了天鹅湖,却变成了更加卑微的灰鸭子。

整个电影之中,何小萍因为生活际遇地戏剧化变迁(从发配战场后方到成为英雄),才以一种最特殊的方式,在最特殊的舞台(剧场外的草地),以最特殊的服饰(精神病服装),完成了她自己一次真正属于自己的舞台和演出。

小萍从肢体表现到舞蹈神韵都跳得很美,只可惜她的舞台真的是对真正艺术舞台的讽刺,黑白颠倒,本末倒置的时代,一个善良,热诚和有激情的舞蹈演员,最终以“精神病在草坪跳舞”收场。

有句俗话,叫“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活雷锋刘峰,就可以说是一位“有情郎”。为了和爱慕的姑娘在一起工作,放弃了保送学习和升级的待遇,而当他饱含真情流露的时候,却又被“心中的公主”告发而被发配边疆。公主只是觉得活雷锋形象太好,可能会影响她的美好清誉,所以迅速立刻马上把雷锋告发是保持清誉最佳抉择。

图示为“触摸”剧照

片末阶段,积蓄已久感情已然喷薄的穗子,想真情告白时,又被理性和“政治正确”的干部子女郝淑雯门当户对捷足先登,失去了表白的机会,又不得不卑微的取回“情诗”。自己为了爱情牺牲了珍贵的金项链,与那位为了清誉选择“告发”的上海姑娘林丁丁得到了华侨的翡翠戒指,金钱的一舍一得,以及二人最终的结局,也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刘峰和何小萍,两个善良真诚而又极尽付出的人儿,结局时略带忧伤而又饱含深情地拥抱在了一起,他们的境遇,安静地极大控诉了那个黑白颠倒,令人发指的黑暗十年时期。

最后,个人认为,《芳华》这部电影,是导演冯小刚的又一次艺术升华。

从独具个人特色的黑色讽刺幽默代表作品《甲方乙方》、《手机》,到了依旧注重市场需求点但又开始给电影注入更多思考和灵魂的《天下无贼》和《非诚勿扰》,过渡阶段的《集结号》和《潘金莲》,以及这部划亮个人导演整体艺术造诣的《芳华》,冯小刚已经在电影中加入了社会反省和思想引导,电影具备了很强的社会与民族责任感和人性导向与反思。

相信《芳华》这部电影,在这个风云变幻的巨大转折时代,具有强烈的社会影响和极具真善美精神的人文导引。

感谢冯小刚导演,为我们奉献这部笔者认为也许可以获得任何国际大奖的优质作品!